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
新闻导航

,三家在一个院子里。单位盖家属房后

时间:2017-04-01 10:44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巍峨的远山4  公私分明  笃定操守
 
     父亲给我的印象总是笑呵呵的,很少生气,脾气特好,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。但是,我们都很敬
 
畏父亲,我们姐儿五个年龄在一个生肖轮里,老大和老幺都属兔,互相都差两三岁,小时候我们在家疯
 
闹起来也是地覆天翻但是,可是只要母亲低声说:还闹?你爸爸回来了!父亲一进屋,我们立即鸦雀无
 
声,忙把弄得乱七八糟的桌椅板凳归位,乖乖的各自该干嘛干嘛去。因为,母亲总是嘱咐我们说,爸爸
 
工作挺累的,回家让他歇歇,记住了,不许闹。确实,父亲每天早出晚归,经常外出开会或者下乡,家
 
里的事从来不管,家中一切大小事务全由母亲做主。母亲总是调侃地说,你爸爸是公家的人儿,家里油
 
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。真的,我记得只有一次,母亲不在家,父亲给我们烀了点地瓜作罢,因为父亲不
 
会做饭做菜。
 
     父亲虽然脾气很好,涉及公家的事,却毫不含乎。我读小学时,平时都用很粗很硬的黄草纸写作
 
业,学校考试了,我看到桌上有父亲写材料剩下的信纸,雪白雪白的,就对父亲说:爸,这纸真好,给
 
我两张考试用呗。父亲绷着脸说:那是公家的,小孩子不能动!我自讨没趣,心里想,几张纸呗,不给
 
拉到,还生气了。我十几岁时,看到别人骑自行车,就跟父亲说,爸爸让我也学学自行车呗,父亲说:
 
那是公车,摔坏了咋办?我说:在家偷偷学,也没人看到。父亲说:公车上挂的是红色车牌,谁看不见
 
?我虽然心里不高兴,也不敢动父亲的自行车。
 
    我和妹妹结婚时,木材短缺,凭票供应,每人只几分木材票。而父亲单位仓库里,各种木材堆积如
 
山,我们觉得父亲身为局长弄点打家具的零星木材,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是,父亲分毫不动。他说:我
 
动一点,别人呢?无奈,妈妈只给做了两套被褥,算作陪嫁。而我叔伯弟弟结婚,父母却把全家的木材
 
票统统给了他,还给他买了一块手表,并给了几百块钱。我和妹妹问妈妈,谁是您生的?妈妈说:你爸
 
爸总觉得他们在农村,没有给他们安排在县里工作,好像亏欠他们的,花点钱就花点吧。
    那时,父亲单位里没有食堂,乡下林水站的同事和上级有关部门 来局里开会或办事,上饭馆吃饭
 
要自掏腰包,父亲就经常领客人来我们家里吃饭,有时,说不到念不到中午下班就领回家一个客人,在
 
那个物资奇缺的年代,妈妈没有办法,只能用家里仅有的两个鸡蛋,掺上半碗面,煎个蛋饼,然后炒盘
 
时令蔬菜,就把客人招待了。一次,省里来人,晚上要在单位宿舍住,父亲见单位行李有点拿不出手,
 
就把家里不舍得用的一床灯芯绒褥子,拿到局里,给客人用,结果,炕烧得太热了,把褥子烧了脸盆那
 
么大一个窟窿,父亲拿回褥子,充满歉意地对妈妈说:怕炕凉冻着人家,看看,把褥子烧了。妈妈特别
 
心疼,当着爸爸的面没有说什么,爸爸上班后,妈妈偷偷掉了眼泪。
 
   小妹九岁时,由于小时候生活困难,造成营养不良,患了脾肿大疾病,吃了很多药还是没有治好,
 
父母只好带她去铁岭看病,最后不得不作了脾摘除手术。为此,家里欠了好几百快钱的债,每个月都从
 
父亲工资里扣除一部分欠款,但是,父亲从来没有申请过困难补助,而是把困难补助都给了其他同事。
 
小妹妹患病期间,同事X叔送来一个果盒的苹果,那个时候苹果还很奇缺,父亲说:给人家送回去,哪
 
家都不富裕,咱不能要人家的东西,母亲连忙送回了礼物。父亲为官多年,从来没有收受过任何人的礼
 
金和礼品。
 
  七六年,文革结束后,国家下达了给40%的机关干部长工资的文件,一石激起千层浪,好多年没有调
 
整干部工资了,人人都渴望好事摊到自己头上,父亲作为一局之长,面对这僧多粥少的局面,确实犯难
 
,老同志都是四十多快钱,养活七八口人,都是紧紧巴巴勉强度日,最后,父亲主动说:这次调资我不
 
要,大家也都发扬点风格,这就是争着不足,让着有余的事,我们要适当照顾一下年龄偏大,工龄较长
 
,工资偏低的同志。这样一来,大家都相互平衡了一下,互相谦让着,使单位调资工作很顺利就完成了
 
 
    八十年代初,父亲看到单位一些老同志家里住房困难,就申请了一块房基地,个人自筹2000元采取
 
私建公助的方式,可以分得两间砖平房。当时,我们家四间砖平房,大弟结婚没有房,住父亲家东屋,
 
小弟结婚只能在屋前盖一间小门房,三家在一个院子里。单位盖家属房后,父亲本该分到一户,但是,
 
父亲看到那么多双翘首以盼的眼神,觉得作为领导者,还是先人后己吧,放弃了该得的利益。直到父亲
 
离休后,单位又盖了两栋家属楼,父亲分到了五楼顶层靠冷山的房子,我们心中都忿忿不平,感叹世态
 
炎凉,觉得七八十岁的老人了,上下楼都走不动了,想找单位帮忙照顾一下,父亲说:都分完了,别给
 
人家添麻烦了。这样父母亲在五楼住了几年,后来上下楼感到实在困难了,父亲卖掉了五楼,换到了一
 
楼居住。
 
     在城镇家属工转正时,一些家庭妇女纷纷招为企业职工,有的就直接办理了退休手续,享受国家
 
劳保待遇。母亲说:XXX,XXX都转正式职工了,给我也整一个指标呗,那时,父亲在县计划委员会任副
 
主任,父亲说:你就上过那几年班,不够条件。母亲说:她们跟我差不多呀。父亲说:那是他的事,咱
 
不整那事。母亲思忖半天说:不整拉倒吧,你爸爸说的也对,不然,你爸爸站在人前,咋说别人呢。直
 
到父亲去世后,单位第一次给母亲发400块钱遗属补助金时,母亲抚摸着,久久没有放下,老泪纵横,
 
抽泣地说:这是我借你爸爸的光,也拿到国家俸禄了,那时,你爸爸要是给我办个退休证·····我
 
们忙劝说,你不是说,爸爸做的对吗? 这些年过去了,咱不是很好嘛,母亲点点头,止住泪水说:挺
 
好挺好。
 
上一篇:极大的丰富了农村的物资和文化生活 下一篇:没有了

娄底萨纳弘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:娄底萨纳弘酒业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990990开奖中心藏宝阁